te
覽潮網> 原創> 蓋茨裸捐、貝索斯獨特、“二馬”慷慨……盤點科技大佬們的慈善情結

蓋茨裸捐、貝索斯獨特、“二馬”慷慨……盤點科技大佬們的慈善情結

覽潮網2月27日訊 (記者 吳曉芳)生活在這個時代,無不感受到科技和互聯網給社會帶來的巨大變革,無不體驗到科技與互聯網給我們生活帶來的巨大便利。

我們要深深地感謝馬云、馬化騰、雷軍、喬布斯、蓋茨……他們提供的產品和服務,極大地提升了我們的生活質量;他們的言傳身教,極大地豐富了我們的視野和知識體系。

他們造福了社會,也成就了自己,并且成為世界的頂級富豪。

而他們的財富不只用來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,更多的在扶持和解決醫療、教育、環保等問題,在消除貧困等眾多領域繼續發光發熱,溫暖了這個并不完美的世界。

今天,小編就來盤點下國內外這些科技大佬們的慈善情結。

01

裸捐的“誘惑”

自比爾·蓋茨和巴菲特共同發起裸捐計劃后,裸捐成為了“新時尚”,越來越多的科技大佬也加入了該隊伍。

比爾·蓋茨:裸捐教父。

美國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·蓋茨,不僅常年在全球富豪榜稱霸,同樣的在慈善圈里也是領跑諸強的老大。其在宣布退休時,將580億美元的個人資產全部捐給自己和妻子名下的“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”,創造了“裸捐”之最。

該基金會是蓋茨和夫人梅琳達于2000年成立,現已經成為了全球最大的慈善機構之一。從非洲難民到失學兒童,從全球疫苗到環境保護,蓋茨基金會已經幫助了成千上萬的人。

不過,基金會并非全部是公益性質的捐贈、還包括在新能源領域的投資等,比如“大糞水”“人造漢堡肉”等,其利潤率高達15%左右。當然,也向華盛頓大學、非洲醫療組織捐過不少款項。

另外,蓋茨還與其好友沃倫·巴菲特合作開展一項叫“捐贈誓言(The Giving Pledge)”項目,目前已經捐獻400億美元,他們鼓勵其余億萬富翁捐贈至少半數財富至慈善中。

扎克伯格:抄襲蓋茨作業?

全球最大社交網絡Facebook的創始人扎克伯格,近年雖負面纏身,但并不影響他做公益的腳步。

說起來,扎克伯格的慈善套路與蓋茨比較相似,其于2015年末攜其夫人成立“陳-扎克伯格行動”基金會,承諾每年都會捐出10億美元,專注于資助貧困學生和缺乏資金的技術研發團隊,希望通過自己來推動人類未來科技的進步,其中包括致力于研究治愈癌癥的醫療技術,最終目標是“推進人類潛能,促進平等”。

雖然外媒評論“研究治愈癌癥的醫療技術”更像是一個“技術初創公司而非慈善組織”,但如果能夠治愈癌癥,也是造福人類的一件事。

拉里·埃里森:做慈善也能扭轉形象。

作為甲骨文CEO,埃里森在圈子的名聲并不怎么樣,奢侈的生活作風,理不清的男女關系讓這個超級富豪長期成為“道德衛士”們的討伐對象。

然而,埃里森卻宣布相仿蓋茨和巴菲特,他于2010年加入“捐贈誓言”組織,并承諾會把95%的個人財富投入到慈善事業中去,這筆巨款接近430億美元。

馬斯克:財富用于做慈善更有意義。

自帶流量、有著現實鋼鐵俠綽號的馬斯克也多次承諾裸捐,他認為把個人絕大部分財產捐出用作慈善,遠比滿足自己的個人欲望要有意義得多。

并且他表示這筆錢還將用于多項有利于未來生活的技術研發,比如太空旅行、環境保護和能源處理等。

馬斯克2012年加入“捐贈誓言”組織,目前已經捐贈超過129億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、科學、工程教育及兒科健康方面的發展。

彼埃爾·奧米迪亞:技術界最慷慨的人之一。

彼埃爾·奧米迪亞是美國電子商務巨頭eBay的創始人,其被稱為“技術界最慷慨的人之一”。

在1998年eBay上市時,奧米迪亞和妻子Pam已經捐贈出超過10億美元財富。他們于2010年加入“捐贈誓言”組織,同樣承諾裸捐。

他們認為他們擁有的資金遠超過他們需要的范疇,這筆錢應當用于幫助解決世界上最棘手的問題上。

02

醫療教育環保領域“最吸金”

自比爾·蓋茨與巴菲特共同發起“捐獻誓言”(The Giving Pledge)后,越來越多的富豪加入該組織,做慈善成為一種時尚和潮流,越來越多的富人們意識到:財富增減只是數字變化而已,并不會帶來更多的快樂,而如何分配財富,使其更有意義才是最值得思考的。

對于自己財富的捐贈去向,似乎都更鐘情于醫療、教育、環保等領域。

科技大佬們也不例外。

上文提到的“裸捐鼻祖”蓋茨、扎克伯格、埃里森、馬斯克等,他們在醫療衛生、改善教育、環境保護、消除貧困……等諸多領域投入和捐贈均數目不菲。

此外,蘋果CEO庫克、馬云、馬化騰、李彥宏等也對這些領域情有獨鐘。

其中,蘋果CEO蒂姆·庫克多年來一直在不斷捐資用于防控HIV、防治全球氣候變暖等慈善事業。庫克手握約折合1.20億美元的蘋果股票,同時掌握著約6.65億美元的受限股,他對媒體表示自己將至少捐出近8億美元的財富。

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蓋·布林也一直致力于醫療衛生等領域捐贈計劃。布林曾向多個慈善基金會捐款,包括致力于治愈帕金森綜合癥Michael J. Fox基金會、希伯來移民援助協會等。

比起國外的科技大佬,國內的科技“偶像們”做起公益來也是毫不遜色。

阿里集團創始人馬云熱衷慈善是出了名的。

他于2014年12月15日成立“浙江馬云公益基金會”,期望通過在環境保護、醫療健康、教育發展、公益生態四個領域的工作,喚醒每一個人的意識,承擔自己的責任并行動起來,共同創造更美好的生活。同時,馬云還身體力行,當起了“鄉村教師代言人”。

中國的另一科技大佬是騰訊創始人馬化騰,其向馬化騰慈善基金會累計捐款超過20.1億美元,用于中國環保、教育及醫療事業。

李彥宏是北京大學畢業的,其不僅給自己的母校北京大學捐款了8.8億元,讓百度和北京大學一起更進一步的合作了,還給自己的家鄉和癌癥研究進行了捐款,一共捐贈超過8億元。

03

“社”“企”發展同樣重要

還有一部分富豪,他們的捐贈不局限于具體的某一領域,而是更加關注社會和民生。

如京東創始人劉強東。隨著京東的高速發展,劉強東近年來也熱衷于捐款,其捐贈夫人章澤天母校清華大學2億元;早前也為自己的母校人民大學捐款3億元;他還曾為家鄉宿遷捐款1億元,助力當地教育、文化、養老等公益事業。至于小額捐款更是不計其數,比如為宿遷貧困兄妹捐款100萬元、過年返鄉發650萬元紅包,可謂是最接地氣的。

2018年小米上市,讓雷軍財富暴增至千億元,晉身中國富豪榜TOP 10。雷軍對于本人在小米公司給予的股權激勵,其表示都會捐贈掉,但并未提具體捐贈領域。其早前的捐贈,較為人熟悉的有:主要是集中在自己的母校武漢大學,分別為2016年的9999.9999萬元和2012年的1000萬元。另外,雷軍還在2016年向珠海市慈善總會捐助20萬元、捐資10萬元幫助陽春市雙滘鎮修路及學校,四川雅安、云南魯甸地震時也分別捐贈100萬元,獲得了2017“2017中國十大慈善家”稱號。

此外,還有一部分人認為,扶持缺乏資金的高科技企業也是一種推動社會進步的捐贈行為。

這其中最典型的,最被大家熟悉的有孫正義、扎克伯格等。

孫正義是軟銀創始人,也是阿里背后最大的股東,其擁有同名基金會,用于幫助科技從業者實現目標,另外他還曾捐款1.2億美元幫助2011年日本大海嘯的受難者,總捐款額占其資產0.53%。

還有上文提到的“裸捐”者之一扎克伯格,他除了不斷向多家慈善機構注資捐款之外,還專注于資助貧困學生和缺乏資金的技術研發團隊,希望通過自己來推動人類未來科技的進步。

04

最另類的慈善

在慈善的道路上,有人豪氣沖天,慷慨相贈,也有人另辟蹊徑不走尋常路。

亞馬遜總裁貝索斯,曾因為股票上漲,坐過世界首富的寶座。

但根據公開數據,貝索斯的慈善貢獻相比部分其他的科技大亨似乎并不顯著(注:絕不是以捐贈樹木大小論貢獻,更不鼓勵任何形式的“逼捐”或者“道德綁架”來做慈善),其捐款總額僅為其總資產的1.9%,而他的捐贈領域也“與眾不同”。

貝索斯曾捐款4200萬美元在德克薩斯的山上建造一座萬年鐘,表示它能“見證人類發展史”;捐款打撈太空船殘骸,同時向美國記者新聞自由委員會、華盛頓同性戀組織等進行捐贈。

貝索斯還曾在推特發帖,呼吁人們給他提供行善的好創意,希望自己的做慈善能夠“在持續的影響力和解決緊迫需求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”。

貝索斯似乎也終于找到這個“平衡點”,近期,貝索斯宣布,他將啟動一個100億美元的基金來應對氣候變化問題。這筆錢將用于幫助科學家,活動家、非營利組織和其他團體保護環境和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。

相比起上述幾位科技大佬相比,谷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佩奇對于慈善事業的看法也相當獨特。

佩奇曾早年在出席TED演講大會時表示,“如果自己死了,寧愿將數十億財產捐給像伊隆-馬斯克這樣的資本家來改變世界,也不愿將錢捐給慈善組織”。

佩奇表示,他認為馬斯克將火星作為人類“第二家園”的想法意義深遠,這才是一家公司應該做的,也是一家公司博愛的象征。

不僅如此,佩奇還通過推特號召人們把錢投向一些能夠成就“大事業”的公司。

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,請關注公眾號“曉說通信”(ID:txxxbwz)

0

一周熱門

股票涨跌即将涨停